消防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消防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女装又见郑永刚:资本大鳄的剑走偏锋

发布时间:2019-08-16 18:40:49 阅读: 来源:消防泵厂家

“相对于太多被资金扼住喉咙却一心向上的民营企业而言,杉杉服装,若你当真有心灌溉,清风亦会自来。”

一、

再一次见到杉杉董事局主席郑永刚,是在3月份的上海CHIC展上。被各路财经媒体和专业媒体团团围坐的他,脸部轮廓较半年前略显清瘦,一袭黑色打底衫,藏青色夹克,甚至可以用中规中矩的低调来形容。但,一旦他开口,你就会发现,这个骨子里小宇宙一直满格的“巴顿将军”,压根就没有扒拉开各种疑似问题陷阱,刻意做躲闪状的意思,从不兜兜转转,从来都是直截了当。可言说的,不可言说的,都是一样得坦坦荡荡。

不过,能感受得出来,这一次,老郑的心情不错,在以上海怀旧风设计为主题的杉杉展位里,他来回走了好几圈,然后安安静静地坐下来,对记者一连串的穷追猛打,不疾不徐兵来将挡,也算礼数有加。近年来,在整个杉杉控股内部,郑永刚对服装业务的重新布局与重振江湖不可谓不期许,“服装这个事情,我非常有感情,所以,现在服装公司要是和我提一些要求,我肯定会做一些倾斜。” 这样的表态贯穿访谈始终,对于杉杉的服装业务板块,郑永刚坦诚自己现在“关心不算少”,但“懂得不多”,所以放手让信任的团队去做,多少有点“让他们去折腾,我在幕后全力支持就是”的意思。

那么,如今郑永刚的杉杉,和20年前那个杉杉,又有怎样的不同?

虽然一样的风头当劲,媒体明星,但当真是有很大不同。一个显著的特点就是,你很难再用单一的身份标签去定义它单一的行业属性: 三十年前凭借一句红遍大街小巷的“不要太潇洒”,郑永刚首谈“品牌战略”,身穿一件杉杉西服,已经成为那个时代男人们最时髦的生活方式,杉杉也由此成为了中国男装行业当之无愧的领军型标杆品牌。而如今,杉杉虽然依旧保持相当的上镜率,有所不同的是,作为“门外的野蛮汉”,郑永刚已经悄无声色又风生水起地舞剑高科技锂电池材料、金融投资各个板块,并且成功斩利,为集团引入一浪高过一浪的盈利财源。

随便问一下度娘,新近露脸的一条就很能说明问题——“2015年3月25日-27日,公司减持宁波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宁波银行”)股份184.3万股,占宁波银行总股本的0.06%。杉杉股份表示,本次减持获得投资收益约3194.58万元(税前),占公司年度净利润的10%以上。”

相应的财报数据显示,杉杉股份2014年前三季度净利润为1.5亿元,同比增幅为28%;对于净利润的这种大幅上升,杉杉股份并不讳言。公司在业绩预告中指出,业绩预增主要系于期内出售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宁波银行股权1554万股,获得投资收益所致。

除此之外,杉杉在最新发布的《2015年1月份调研主要问题汇编》中的透露,未来发展方向仍然是服装、锂电材料和投资三大业务。而在资源配置上,锂电新能源方面的业务,无疑将成为郑永刚的一枚关键要棋。 “世界最大规模锂离子电池负极材料供应商”,恰恰是杉杉除了服装主业之外,意图获得的一张最耀眼的名片。

“你们现在手机里用的锂电池材料,90%以上都是我们杉杉生产的。”访谈间隙,郑永刚冷不丁地对记者轻描淡写地说,用他典型的郑氏语调,声不在高,却是十足气场。

实际上,在老郑这本仿佛一目了然实则暗藏玄机的棋谱里,他意欲排兵布阵的,并不会仅仅局限于高科技锂电池和金融投资。访谈中,他透露自己非常看好生命医药和健康产业,并且毫不讳言,“一定会涉入,而且会涉的很深。”因为,“生活质量和生命质量的提高,已经成为摆在中国和全人类之前的问题。而且我们涉入,一旦进去了不是从基础做起,我们会从中间插进来,会有一定的层面。”

二、

采访间歇,不禁想起半年前的宁波,和郑永刚以及服装板块高层们参与的一个饭局。有老郑参加的饭局很有意思,席间很少会有推杯问盏的谈笑风生,他几乎一人主导整个饭局的气场和话题,这大概便是所谓的“霸气外露”吧?我坐在他身旁,最不了解他的那一个,反而成为了除他之外最“话痨”的那个。

而与中国所有成功的知名企业家一样,你能感知他对国际国内政治、经济、金融有着非同一般的敏感和热情,我说的热情,就是说到某个他觉得大有可为的投资领域的时候,眼睛里放射出来的那种光,看到奔跑中的猎物,冷静而又兴奋,机敏如离弦之箭的那束光。所以,一点也不必怀疑这样的郑永刚会去构筑服装之外的战场,那几乎是一种二次创业的“本能”。一点也不必再去纠结他是否对服装主业足够“忠实”,那几乎是他早晚要释放的一种“潜能”。在我看来,一个真正伟大的,足以问鼎全球竞争的企业,是不会自缚手脚,给自己某一个单一的发展维度之限定的。 问题在于,你对游戏规则是否有足够的驾驭能力,是否有眼光,有实力,去HOLD住一个陌生的全新的领域?是抱着玩票投机的心态,还是有战略地将其稳定为一个战略板块,赚了,可以作为资源蓄水池给其他板块输血,亏了,也不至于因为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输得血本无归?

采访的时候,虽明知道答案,但还是觉得机会难得,故意想激一激老郑。于是征用美邦的周成建来和他比。“美特斯邦威的周总特别喜欢人家称呼他为裁缝,您呢?最享受哪种称呼?裁缝,资本家?”他的反应果然是带几分激烈辩白的——“我又没当过裁缝,叫什么裁缝!我要做的,是一个金融家。”

这倒让彼时置身CHIC展馆的我,有几分五味杂陈。开心的是,一个中国土生土长的企业,无疑已经开始具备参与全球竞争的综合潜质与资本杠杆。而有些莫名失落的是,老郑,我们这个行业里的领军人物,他对服装的感情,到底会持续多久?

他似乎一眼洞穿顾虑。“杉杉是服装企业还是高科技企业,或者是投资型企业,这个没有常规的属性界定。没有二选一,也没有三选一。这就像家里有一儿一女,两儿一女,你让我怎么选?没有属性。企业升级了就是一个家庭,不是某一个人。一样的道理。”

说实话,虽然我不知道这样的比喻是否有足够的说服力,但我的确能感受到郑永刚对服装主业的那份投入。至少,尤其是近两三年。这,或许是因为他对产业新常态的预见,也或者是因为他知道 ,对服装产业的一份陈年旧情,光靠告白是非常脆弱的,感情要“变现”,就必须要有足够的尊重与投入。

“我不想被人指着脊梁骨骂,这个老郑,他们家做的衣服难看死了。”老郑笑。

三、

此时的服装产业环境已有翻天覆地的日新月异,尤其是服装电商在新的营销界面上,新的需求,新的玩家,新的玩法。一切都是新的。

“这是没法回避的,这是一个时代的产物。你可能挺恨它的,也挺爱它的。恨它是因为电商一下子把你的传统产业,从原来的生产、批发、零售、市场,原来很完善的一个产业链全部给颠覆了。那当然很可恨,但是你必须要接受它,否则你就被淘汰,被边缘化。 所以,不管是服装,金融,银行、保险也开始大面积地进入互联网时代。”郑永刚的这段话,我印象深刻,他的自信并不在于刚愎自用,而在于他能够审时度势,在主导游戏规则之前,先适应优秀规则。

这是一个痛苦的过程。但,商业的魅力就在于战胜这种痛苦,获得新的发展机遇。而我特别想诚实地说一句。作为一个局外人,我也一直在感受杉杉,这个总是被冠以传统服装品牌大帽子的服装品牌,在剥离传统标签时所做出的一切努力,甚至称得上是一次静悄悄的“裂变” 。哪怕是在CHIC展馆的区区几百平米之内,不管是和亨利百里的两位英国皇室御用裁缝大师安德留斯·塞尔吉杨科和罗里·达菲两位超级裁缝的联手,还是越来越简约、时尚的产品设计风格,都能感受到它在经历不断次试错和纠结之后,逐步拥有的清醒,理性、历练与成长。

最后,这个著名的老郑又忍不住可爱地在大家面前得瑟了一下:“我们的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已经融为一体了,现在结构算是比较优化。所以这一点我是比较幸运的,所以我能坐在这儿,显得比较轻松,不像其他民营企业愁眉苦脸的,我不太会愁眉苦脸。”

对于在中国服装史上不容略过的一个企业,我亦希望,杉杉永远是生长在记忆和未来中的那一棵基业常青、不知愁怨的树。而我也相信,相对于太多被资金扼住喉咙却一心向上的民营企业而言,杉杉服装,若你当真有心灌溉,清风亦会自来。

郑永刚在说:

说挑战 —— “ 服装目前存在的挑战,就是自己跟自己竞争,没有什么挑战,就是供大于求。就是特时尚的东西特别缺,同质化的东西非常多,过于饱和的竞争。”

说价格 ——“一些有实力的企业还要向上走,让设计师有一些更个性化的设计,价格还是要符合老百姓的要求,便宜一点。所以淘宝卖假货有它的基础,就是说假冒不伪劣,我知道这个品牌是假的,但是产品是真的。这种情况生意还是好。”

说未来成长 ——“我们早的时候品牌很多,但是其实走下来以后最赚钱的还是杉杉品牌。其他的品牌一开始还可以,但是整个中国市场全开放了以后就没戏了,因为不伦不类,要么就是顶尖的大牌有戏,要么是国产的品牌很正,中间的那些牌子你看慢慢的走在走向没落,这是必然的。”

说投资年轻人 ——“我本身就在投资很多年轻人。我办了一家大商学院,我觉得中国的大商人很少,小商人很多,我希望培养出很多的大商人。现在第一期已经完了,现在上海最出名的企业家都成了这个学校的老师。我从教育抓起,这是企业家对社会的责任问题。若干年以后能够培养出一些大企业家来,这些年轻人其实他们有梦想,有激情,但是缺乏经验和资本。所以我们可以给他点拨,可以给他一些支持。我们有好几个已经上市了,这是一种形式。”

东莞女装批发

杭州尾货服装批发

青岛女装批发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