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防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消防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政企联手寻路难挽市场颓势

发布时间:2021-01-25 16:05:07 阅读: 来源:消防泵厂家

政企联手寻路难挽市场颓势

同煤集团的塔山同忻等千万吨新矿每个可盈利4亿6亿元,为应对“市场”下滑弥补老矿亏损提供了重要的利润支撑。

在煤炭行业整体盈利能力显著恶化的现状下,山西上上下下都在想方设法走出泥淖。  “多会儿探底,作为企业来说搞不清楚。我们内部就是强化管理,节约成本,推动转型。这轮调整后,存活下来的下一步就好了,撑不下来的就倒下了。”同煤集团的一位中层干部道出了众多煤炭企业的真实状态。

山西政府也在不断出手“救市”,但在煤价断崖式下跌和煤市持续低迷的剧烈冲击下,政策扶持似乎杯水车薪,煤炭重回枝头的日子稍显漫长。  成本“生命线”  “从矿上来说,主要是加强管理。第一是严格进料,从整个物资采购上严格把关,可以内部采购的绝不从外部采购,节约成本;第二就是修旧利废。集团制定的管理制度奖罚力度也非常大。”同煤集团永定庄煤业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左福喜告诉本报记者,从2012年下半年开始,同煤集团降成本的措施越来越多,各矿的成本已经低到极限。  在和谐社会、民生为本的语境下,同煤集团千方百计降本增效的同时一直在力图保证工人工资不降。山西省国资委副主任马进告诉本报记者:“这几年煤炭形势不好后,国有企业确实想尽了一切办法,降低成本、压缩费用力度很大。再压缩空间非常有限,只剩下工资部分。原来是想尽量保一线工人工资,从集团领导、矿长开始降薪,但去年下半年特别是今年以来,不少企业实在撑不住,一线工人工资也不得不降了。”  像山西晋盂煤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晋盂集团”)这样规模较小的煤炭企业,面对当前经济形势,工人工资已大幅下降。“比如跃进煤业(晋盂集团三大生产矿井之一),经济形势好时,年人均工资五六万元,现在年人均工资三万元左右,去年和今年两次降薪,就压了一半工资。没办法,生产成本是有底线的,否则保证不了安全,只能降低工资。”晋盂集团副总经理冀永东说。  在加强管理上,晋盂集团也是绞尽脑汁,聘请了专门的律师团队,统一管理整个集团的合同签订、对外投资、劳动用工和对外担保等工作,安全和技术方面也有专业团队来指导和保证。绩效考核方面前所未有的严格,从生产经营到融资再到安全保障等方面都有严格的考核措施,对中层领导采取“月谈制”,以加强管理,推动工作作风的转变。  具有晋盂特色的是,从今年起,该集团要求下属公司完成各项生产指标的基础上,参加集团组织的各项活动,比如五月份的乒乓球比赛、全系统技术大比武,六月份的安全生产月知识竞赛。“要靠这些来凝聚人心,现在形势这么艰难,企业没有凝聚力,领导班子没有战斗力,怎么应对?”晋盂集团董事长韩爱忠说。  转型产业反哺煤炭  应对危机,更大的支撑在于转型。2014年煤炭形势持续恶化下,历史包袱沉重、资源枯竭矿严重亏损的同煤集团逆势而上,实现利润5.78亿元,一度被业界称赞为“同煤现象”。“主要靠的就是转型,在举步维艰的情况下,千万吨级矿井集群、电力产业、财务公司可以说是支撑‘同煤现象’的三大基础。”永定庄煤业主管经营的副总经理王慕良说。  同煤集团的塔山、同忻等千万吨新矿每个可盈利4亿—6亿元,为应对市场下滑、弥补老矿亏损提供了重要的利润支撑。2012年年底与漳泽电力完成重组,2014年年底同煤集团装机容量达到1401万千瓦,成为山西省第一大电力企业,煤电产业供求互保的同时也实现了利润互补共享;2014年同煤电力板块就地转化原煤1700万吨,完成发电量364.5亿度,实现利润9亿元,成为同煤重要的经济增长点。此外,同煤集团财务公司成立两年多来,累计盈利7.05亿元,节约财务费用13.6亿元,也构成了同煤集团的一大转型亮点。  除了像同煤这样的煤炭巨头在积极拉长产业链、推动转型发展外,山西很多地方煤企及民营煤企都有转型尝试。  晋盂集团下属的石店煤业,在2012年利用采煤塌陷区建设了旅游项目——华北奕丰生态园,兴建苗木、花卉、蔬菜采摘及养殖基地的同时,开办了生态酒店,下一步还将上马游乐园、赛马场等娱乐设施。2014年不仅实现营业收入4600万元,还解决了石店煤业1000多人的就业问题。此外,晋盂集团在铝矾土、煤层气液化浓缩及煤电一体化等多个转型项目上也已有实质进展,“核心思路就是立足现实,以资源换项目,以资源换资金。”韩爱忠说。  政府频出手,难救市  为了帮助企业减轻负担,也为了促进煤炭工业健康可持续发展,山西政府近年来频频出手“救市”:2013年“煤炭20条”,2014年先是“煤炭17条”,接着以资源税改革为契机,全面清理涉煤收费。更具历史性意义的是,山西撤销1487个煤检站关卡,彻底改革了山西运行多年的煤炭公路运销管理体制,并且启动了新一轮的煤炭管理体制改革。  救市行动不止于此,山西今年依然是“马不停蹄”:今年伊始正式实施了资源税从价计征改革,之后又出台了工业“减负60条”,其中多项措施涉及煤炭行业。此外,山西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梁敬华还告诉本报记者,今年山西还将着力推动煤炭资源配置招拍挂市场化改革和煤炭项目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具体方案有望年内公布。  资源税从价计征改革中,山西省最终将资源税率确定为8%。山西省地方税务局税政一处处长郭刚表示,由于各个企业资源情况、成本控制、经营管理、市场销售等有所不同,煤炭资源税从价计征后对企业的影响程度也会有所差异,不同煤炭企业的改革预期也不尽相同,但总体上煤企的负担降下来了。  “从山西来说,8%的资源税率是在充分考虑了国家改革的总体要求、本地区煤炭资源条件、清理收费基金、企业承受能力等各方面因素的基础上从低确定的。而且作为配套改革措施,还同时将煤炭矿产资源补偿费费率降为零、停止征收煤炭价格调节基金、取消山西省征收的煤炭可持续发展基金,并连同原有的资源税从量计征改为了从价计征。”郭刚说,再加上山西省先期取消的各类涉煤收费,以改革时的煤价测算,煤炭企业各项税费的实际负担率远大于8%,因此改革后企业的负担明显减轻。  “煤炭资源税从价计征改革,本身就是国家为了促进煤炭行业平稳运行所采取的一项重大改革政策。资源税由从量改为从价征收,意味着资源税收入将随着煤炭销售价格而变动,与煤炭市场形势的发展紧密相关,对不同资源禀赋的煤炭企业来说更加公平合理。从山西省资源税费改革的总体情况看,改革后企业的负担率降低6.6个百分点,减轻企业负担320亿元以上。”郭刚进一步说到。  对于山西最近出台的工业“减负60条”,马进指出,对煤炭企业的减负力度要比其他行业大,“其中提到的缓缴2015年度资源价款,全年能为企业减负165.21亿元,能有效减缓企业压力。”  实际上,近年来山西针对煤炭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使出了各种“连环招”,可以说是“雪中送炭”。但救急不救穷,在经济形势不见好转、市场冲击不断加大的情况下,既有的政策输血和救市对企业而言仍然显得“杯水车薪”。  “外部因素永远是次要的。市场形势好、煤炭需求旺盛时,外因不是太大负担。但现在是煤炭转型或洗牌的拐点时期,政策扶持和企业遭受的困难相比,还是市场因素占据了主导。政府给企业减负再多也没有市场冲击来得更明显。”郭刚分析说。  冀永东坦言:“比如‘煤炭20条’出台后,吨煤成本确实降了40多元,真的给企业减负了,但是煤价下滑幅度远比这个大。”

160平米装修效果图

田园装修案例

室内装修设计